返回
关灯
护眼
47-56(1/7)
    ☆、47 s上(h)

    “宝贝,喜欢吗?”

    区情情慵懒地回应:

    “什麽?”

    张凰把她压倒在大床上,开始冲刺:

    “喜欢老公gan你吗?”

    他到底什麽时候s啊?怎麽一点要s先兆都还没有的?区情情累到毙:

    “老公,不要了,求你,我,我好累。求求你”

    让她双手撑在床上,把她摆弄成爬跪姿式。

    “不行?不像你哦”

    张凰冷笑着从後面进入: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嘴硬吗?你不是一定要去上班吗?──“累”就是工作的後果。我还以为,你是铁打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在唱这一出啊?区情情噤了口,由着他冲撞。没几下,小女人就软下去,眼皮打着架。

    “痛!”

    chu砺的手指揪起她玉背上的肌肤、拧纽。

    这男人真太狠了!为了保持她的清醒,居然动刑?

    区情情心理上有些抵触他的方式,但身体却背叛了她。疼痛的虐待,助长了x爱的快感。耳边有“呼呼”的风声,区情情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得“叭”一声,背上的疼痛尖锐而辛辣。

    区情情转过头,看男人手里举着一条非常奇怪的鞭子──白黑相间的皮质,像蛇。鞭头分岔成拂尘状的黑色皮条。区情情睡意全无:

    “老公,你,你gan什麽?这是什麽东西?”

    “花蛇鞭。专用来打你这种不听话的小x奴。”

    鞭子在空中扭转过波浪式的弧线──“叭”!区情情又挨一鞭。

    “别──”

    女人的尖叫中带上媚态。y道因疼痛和兴奋而夹紧,yj被她吸得更窒,张凰翻翻白眼:看来小丫头不但喜欢x虐,而且口味还挺重──这“花蛇鞭”打在身上,很痛的!本来想用这鞭子教训教训她的,不想她还挺享受。

    张凰黔驴技穷。

    “别停!主人,打我、打我!”

    小母狗趴着,转过脸可怜巴巴地望着他,yu求不满地呼喊。

    张凰被她气死!

    挥鞭的力度不再留情,风声凌厉迅捷。女人小小的柔嫩身子笼罩在鞭影里。剧烈的疼痛唤醒了剧烈的快感,极度的舒爽在地狱边缘徘徊,区情情忘情地尖叫,乞求男人更狂野地虐待。

    女人的rdong以惊人的弹力收缩,张凰怎麽捅都捅不开,yang物被她夹到变形。一场负隅顽抗後,张凰抵不过她的死缠烂捆,sj的时间比预算要早。

    发泄後,男人头脑渐渐清醒。女人身上凌an的鞭痕,像一把把尖刀在剜割在男人的心脏。张凰扔了鞭子,检查她的身体:

    “宝宝,痛不痛?”

    区情情微笑着喘气:

    “痛。但是,但是好舒服。老公,我们改天还玩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改天?”

    她的伤痕没破皮,张凰放下心来:

    “没改天。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