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关灯
护眼
悠纪的惩罚(终)(1/2)
    被c了百余下,雨芽原本还在那儿哼哼唧唧,现在却连叫唤的力气都没了,整个人只能疲倦地随著摇椅前晃後晃,把一切都jiao给这个男孩吧,她管不了也不想再管了。头上的汗水流得像小溪一样,进了眼睛,酸酸的涩涩的,像是她此刻的心情。她好想就这麽晕过去,不用再面对他以及他带来的羞辱,可是腹部传来的阵阵绞痛,却让她不得不清醒著。每次来月事,她都会习惯x地肚子疼,像是里面一g筋抽住了一样,疼一阵好一会儿,不知道什麽时候又会发作。

    甬道里激烈的摩擦并没有让她感到快活,反而他每每顶到子g的力道,让她更痛了。悠纪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,完全专注地沈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手上抚著她细腻的大腿肌肤,倾醉於她温热紧致的小x。他本来就不是什麽惜花怜草的人,更何况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要让她吃吃苦头,敢拒绝他,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又挺弄了几下,感觉差不多了,那儿涨鼓鼓的叫嚣著要出来,悠纪深吸一口气,慢慢退出,然後突然猛烈一送撞上花心──四五股浓烈的白灼连续地s进了她的花壶深处。真是太爽了!他其实也憋著好几天没做了,如今第一次痛快淋漓地泄了出来,这滋味美好得让他要飞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sj的高潮过後,他把rb拔出,将雨芽的腿放了下来,她的双腿就这麽大喇喇软弱无力地打开著垂下,而她却一动不动。悠纪这才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学姐?”

    雨芽双眼紧闭头偏向一边,脸色和嘴chun都惨白惨白,整个人都耷拉在真皮摇椅里,连悠纪喊她,似乎都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不会出事吧?!悠纪心里咯!一下。他虽然原意是小小的报复她一下,却没想过要把她弄成这样。他一下子慌了起来,手忙脚an地把领带解开。雨芽的手腕都勒出了一圈红红的印记,小手没了支撑,沿著扶手边软软地滑下。悠纪一把抱起软塌塌的她,向卧房走去。

    雨芽本来就没有晕,只是疲惫得不能动弹,不想答话,感受到束缚被解除,自己好像也离开了那张皮椅,眼睛勉强地睁开一条缝,轻轻地喊著:“悠……纪……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下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喊自己吧?声音几乎轻不可闻,软软的,透著一股虚弱。低头望去,雨芽侧著身子朝里靠在他怀里,不安地缩成一团,细密黑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著,小chun喃喃地蠕动,像是要讲什麽话却发不出声。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?悠纪拧起了眉头,真倒霉,早知道她身体不行,改天再做好了麽,弄得他现在像是个罪人。

    把她轻轻放在自己的大床上,他俯下身询问:“你怎麽了?”

    “肚子……好疼……”好不容易挣扎出几个字,雨芽用手拼命按著小腹,想以此来减轻痛楚。

    悠纪一下子就知道她是痛经了,他以前也有个女伴,来月经的时候甚至会痛昏过去,和雨芽现在的状况有点像。他认命地叹口气,倒霉归倒霉,可也不能把她就这麽放一边不管吧?他胡an地套了套家居服,到厨房泡了一杯温糖水。家里没有红糖,只有做菜的白砂糖,似乎对治疗这个没什麽功效,不过好歹能增加点血糖,补充补充体能吧。

    “乖,喝水。”他先用热毛巾把她的脸擦gan净,然後慢慢扶起,让她靠在自己的臂弯,把杯子凑上她的小嘴。她还是闭著眼睛,一口一口小心翼翼地抿著。温热的甜水慢慢滋润进五脏六腑,舒缓著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